仿佛刚刚重新经历了那一次占卜整个人的精神有

 自己胸前。
 
    “罗恩少爷,请原谅我的欺瞒!”
 
    在老科特说完这句话的瞬间,罗恩愣住了,因为他的眼前再次浮现出一道银光,出现了一个新的任务。这个任务的前缀与之前的造物主任务完全不同,这一次出现的竟然是一个“领主任务”——
 
    “领主任务:老科特的来历十分神秘,作为领主,你需要安抚管家的情绪,获得管家老科特的效忠,为未来的福音岛骑士团奠定第一块基石。奖励:一株幻种植物。”
 
    为未来福音岛骑士团奠定第一块基石,罗恩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任务提示,也就是说老科特真的是一名骑士?
 
    “我是一名白银枫叶勋章天空骑士。”
 
    老科特的这句话让罗恩直接跳了起来,白银枫叶勋章天空骑士这十个字完全让他根本无法保持平静。
 
    虽然罗恩只是在昨天晚上刚刚成为骑士,但是他对于骑士的等级与标准却是早已熟记于心。
 
    在史诗大陆上,骑士的等级分为六种——
 
    骑士侍从、青铜勋章大骑士、黑铁勋章大地骑士、白银勋章天空骑士、黄金勋章辉耀骑士、圣盔骑士。
 
    骑士侍从是刚刚建立斗气,还未获得王国骑士公会认可授予勋章的骑士,一般都是作为勋章骑士的追随者存在。在其独立后,会正式获得所属国家骑士公会授勋,成为一名青铜勋章大骑士,之后会随着实力的提升,勋章品质也会开始变化……
 
    枫叶勋章代表着,老科特是在枫叶王国内授勋成为骑士。骑士称号前面的勋章前缀象征着骑士所属国家,像罗恩这种刚刚建立回廊的贵族授勋,在金雀花王国可以跳过骑士侍从阶段,被直接授予青铜金雀花勋章大骑士的称号。
 
    而勋章后面的骑士等级才是骑士的真正实力。
 
    实力越强大的国家,骑士勋章的含金量就越浓,骑士实力的判定标准也越严格。
 
    枫叶王国一直是金雀花王国的死敌,虽然王国皇室并不愿意承认,但是,枫叶王国的确是比金雀花王国要强大,所以枫叶王国的授勋骑士也普遍要比金雀花王国强大。
 
    天呐!
 
    天空骑士啊,这可是在大陆任何一个国家内都可以获得贵族身份的强者,为什么会成为黄金牧羊者家族内的管家?
 
    在罗恩震惊的目光中,老科特说出了自己的来历。
 
    在三十年前,身为天空骑士的老科特参加了枫叶王国和金雀花王国的黄昏盆地之战。很不幸,他所处的战场金雀花王国军队很强,虽然他身为可以铠化的天空骑士,但是,依然无法以一敌百,败在了当时率领大军的黄金猛犸象公爵的手中,被击碎了兽铠,成为了金雀花王国俘虏。
 
    按照史诗大陆的惯例,两国之间被俘虏的骑士是可以用赎金赎回的,实力和爵位越高,赎金便越高。但是,老科特在枫叶帝国属于独行骑士,并没有建立自己的家族,没有后裔,而且,因为兽铠被击碎,不能再使用斗气,所以枫叶王国皇室选择放弃使用巨额赎金将其赎回。
 
    没有人付出赎金,等待俘虏的就只有成为奴隶,或者死亡。
 
    因为老科特在战争中击杀了多名金雀花军队将领,所以,皇室为了平息怨念,准备将其处死。当时的金雀花王国军队副官正是罗恩的父亲,西蒙尼·奥古斯都伯爵。
 
    出于对天空骑士的惋惜,西蒙尼站了出来,为他付出了赎金,从那以后,老科特宣誓对黄金牧羊者家族效忠,成为黄金牧羊者家族的管家。
 
 第5章 预言与塔罗牌
 
    罗恩怔怔地看着老科特,他没有想到,这个从小陪着自己的老管家竟然还有这样的身世。
 
    似乎回忆起了拯救了自己的西蒙尼伯爵,老科特的眼眶有些微红。
 
    他对着罗恩地下自己的头颅,庄严地宣誓道:
 
    “罗恩男爵大人,我白银天空骑士科特·奥古斯都·莱因哈特,将始终遵循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的美德,成为您手中最锐利的枪矛,刺穿一切挡在您身前的敌人,向您效忠。”
 
    老科特的庄严话语让罗恩感受到一股暖流从心底流过,从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他手忙脚乱将老科特扶起,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
 
    “老科特,你是我最后的亲人,我非常感谢你能效忠于我,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和我之间不要有太多拘谨!你既然将奥古斯都当作中间名,那说明你是认可这个家族的。所以,老科特,我希望你能够像一位长辈一样指出我做的不对的地方,可以么?”
 
    “罗恩少爷!”
 
    老科特的眼睛变得更红,重重地点了点头。
 
    双方都平复了一下心情,罗恩有些好奇地问道:
 
    “在史诗大陆上,骑士与幻兽契约后,幻兽的生命就和斗气联系在了一起。老科特,你之前说在战争中,你的兽铠被击碎了,那你现在还拥有斗气么?”
 
    “嗯,罗恩少爷!这也是接下来老科特要带你去看的东西。你现在既然建立了回廊,修炼出了斗气,那伯爵大人的让我保管的东西,也可以全部交给你了。我现在还拥有着斗气,当时西蒙尼大人使用黄金牧羊者家族的秘法,将我的身体治疗好,关于黄金牧羊者家族的秘密,全部在那些东西里。”
 
    说完这些,老科特掏出一个镶有银色六边形水晶的戒指。
 
    “罗恩少爷!西蒙尼老爷留给你的东西全部在这里,你现在成为了骑士,这些东西对你的未来应该有很大益处。”
 
    “这个?这个是空间戒指么?”
 
    看着这个戒指,罗恩迟了一些,身为穿越者,他看过许多书籍里面有关空间戒指的描述,而通过罗恩·奥古斯都的记忆,他也知道在这块史诗大陆上,的确有这种奇幻的物品存在。
 
    “空间戒指?”
 
    老科特愣了一下,随后又反应了过来。
 
    “这么说或许也可以,它里面的确是有一片静止的空间。不过,西蒙尼老爷告诉我,这个戒指被叫作‘愚者之砂’,是从格里高利初代家主时期就存在的宝物!”
 
    “愚者之砂?”
 
    罗恩呢喃着这个名字,下意识地就将这个戒指与自己手中的愚者沙漏联系到了一起。
 
    “愚者、愚者!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听到罗恩不断地重复着愚者两个字,老科特轻咳了一声说道:
 
    “罗恩少爷是在疑惑于愚者的含义么?关于这个名字,我大概知道一些消息!”
 
    罗恩的目光一下子盯住了老科特,目光十分火热。
 
    “我在三十五年前刚刚成为白银天空骑士的时候,曾经离开枫叶王国向着大陆更中心游历。我花费了两个月的时间,跨越伊斯塔尼山脉,到达了山脉另一边的银杏树帝国。银杏树帝国的疆域很大,拥有十倍于枫叶王国的面积,而四处游历的我在银杏树帝国遇到了一位预言家,他当时拿出了一叠背面绘有十字星团的纸牌为我占卜。”
 
    说到这,老科特的脸上浮现出回忆的神情。
 
    “一开始,我只是抱着见识新事物的心情答应了那位预言家!但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般奇特的占卜方式,整个过程都显得十分复杂,不知道为什么么,一直很讨厌麻烦事情的我当时就像是人偶一样顺从着那位预言家的命令洗牌、抽牌、切牌,等我回过神时,我的面前已经抽出了三张横放的纸牌。”
 
    “看着那三张牌,我能感觉到灵魂在颤抖,就像是自己的命运线被这位预言家所拨动一般!”
 
    老科特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罗恩有些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样的结果,会让一个强大的白银天空骑士在几十年后回忆起来,依然如此畏惧。
 
    “那位神秘的预言家,将那三张卡牌逆时针旋转90度变为竖向,开始一张一张翻开卡牌!我现在一点都记不清那三张卡牌上的繁杂图案,只记得那位预言家给出的占卜结果。”
 
    老科特的声音情不自禁地提高了一个八度。
 
    “第一张代表你的过去!嗯,是8号牌,正位的‘力量’,一张很好寓意的牌。冒险者,你拥有很不错的过去,深受器重,大胆而有勇气,在所属之地获得大成就,虽然曾经遭遇过一些小挫折,但是,你都以你坚强的意志战胜。”
 
    “第二张代表你的现在!我来看看,哎呀呀,竟然逆位放置的0号牌‘愚者’,冒险的行动,离开自己的家园,虽然对于外出流浪而烦恼,但依然不顾四周反对轻率离开,获得的成就一落千丈,对于现存的状态感觉到浮躁。冒险者,你现在的状态有点差,这么迷茫么?”
 
    “呐,让我来看看你的未来是什么模样吧!13号牌‘死神’,冒险者,你的运气真的很好,从21张卡牌中抽出了寓意相当不好的一张牌呢,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张牌是逆位的,还没有坏到那种地步。逆位放置的‘死神’,虽然你的未来会遭遇失败,甚至于接近毁灭,但是,如果不选择放弃,最终会有一丝希望,摆脱低迷状态,起死回生!”
 
    说完这些,老科特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刚刚重新经历了那一次占卜,整个人的精神有些恍惚。
 
    而罗恩此时的状态与老科特类似,他在听到“正位”、“逆位”、“愚者”这些词的时候,终于知道那位预言家所说的这些词他为什么这么熟悉。这些词和卡牌联系到一起,不正是地球上风靡西方世界的占卜方法,塔罗牌么?
 
    自己在上学的时候,曾经有了解过每一张塔罗牌的相关意义。正位和逆位的释义完全不同,这是塔罗牌的一大特点,但是,0号塔罗牌“愚者”与自己手中的“愚者沙漏”究竟有什么联系呢?
 
 第6章 巨龙三罪
 
    拉法叶曾经和自己说过,希望自己能够完成愚者沙漏的21次选择。这个数字与塔罗牌的主牌数量意外地吻合!
 
    罗恩此时的脑海一片混沌,太多的信息让他有些无法区分。
 
    “那个预言家为你占卜的卡牌叫作塔罗牌么?那个人你知道是谁么?”
 
    罗恩只能期望老科特能给出更多的信息。
 
    “很抱歉,罗
 
    大口呼吸一口空气,罗恩的脸色浮现一阵潮红。这种装备,就算是圣盔骑士都会为其癫狂,幸好自己是一个领主,还不用和别人打打杀杀,这些东西,能隐藏多久就隐藏多久吧。
 
    “老科特,你的见识真广,对于这些极其稀有的宝物都如数家珍!”
 
    抚摸着指骨龙枪的砂质枪身,罗恩有些爱不释手,这把龙枪实在是太帅了。
 
    “咳咳!罗恩少爷,我其实也是刚刚知道这些信息,老爷在给我这个戒指的时候,还给了我这张纸。”
 
    原来刚刚全是读出来的啊。
 
    罗恩看着老科特有些尴尬的表情,傻呵呵一笑,他现在就是领主家的傻小子,完全被自己手中突然出现的巨大财富给砸晕了。